心情散文

《热血传奇》原创大作:杀神(8)异变

 
作者:
万宇
 
来自:
8xk.com
 
浏览次数:
171
 
发布时间:
2019-10-31
 
状态:
普通

第八集:异变

  天亮了。

  我望着天空渐渐明亮,依然没有一丝睡意。

  高级魔法师在我对面躺着,似乎睡着了。薄雾在周围慢慢消退,附近的树林中不时传来几声鸟语,昨晚遇到的喵族不见了,似乎回到森林的深处了。

  “多谢大师昨晚救命之恩,多谢大师昨晚酒肉之恩,多谢大师昨晚故事之恩。”我朝高级魔法师拜了三拜,低声说完之后,轻轻走出院落,四下看了看,爬上一棵最高的树上,透过薄雾,我看到了在南方的边界村的轮廓。

  我从树上跳下来,把乌木剑握在手中,往南而去。

  边界村如同昨天一样。三个大门口的卫士已经把村大门打开,来往的新人,过客,商人,使得边界村渐渐又热闹起来。

  “麻辣烫,昨天你跑哪去了,一晚上不见踪影,还以为你又挂了呢,哈哈!”屠夫笑着说道。

  他就是这样豪爽吧。我心里想着,朝他笑了笑说道:“我也没干什么,无非迷迷路,然后和人吃吃肉,喝喝酒,吹吹牛而已。”

  “我看你这个人呐,哪都好,就是不诚实,做人不厚道。”屠夫旁边的白老板说道,“你是个新人,所以你不知道野外晚上的可怕,所以听你这么一说,我就知道你是在吹牛了。”

  “啊对了,说道野外的晚上,请问白老板,我昨晚看到一个和咱们长的差不多的人,嘴里发出的声音是喵,手里挥动着耙子,这到底是何物?”

  “哦,你说的是钉耙猫。”白老板摇了一下裙摆说道,“咱们这附近,有很多稻草人啊,钉耙猫啊,多钩猫啊什么的。稻草人很色,喜欢摸别人的衣服,可能觉得它们自己的衣服不好看吧,谁知道呢~~至于这两种猫,你还是小心些,它们就算不厉害,可它们手中有武器的,还是小心为好。”

  “是。多谢白老板。”我朝白老板一抱拳,又问道,“再请教一下,白老板可曾见过半兽人?”

  白老板眼睛一红,转过身去不再说话。

  “哎你呀,哪壶不开提哪壶。”站在村口的阿妍朝我招了招手,“你过来。”

  “请问阿妍找我何事?”我走过去问道。

  “白老板的老公就是被半兽人族杀死的,你还敢去问她半兽人,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?边界村就她一个是卖衣服的,你把她惹了,小心以后出门裸奔呢!”阿妍快嘴说道。

  “哈哈!说的对,说的对!谁让你乱打听呢?”不远处的药店老板说道,“有些事,有些人,你是不能知道的。” “比如?”我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,可还是想再贫一下嘴。

  “还比如呢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药店老板冲我翻翻白眼说道,“你去门口找那两个卫士,问问他们昨晚咱村里发生了些什么。”

  去就去,我还怕你一老头不成么?我心里想着,几步走到了村口。

  “请问两位硬汉,咱村子昨天晚上有什么情况发生呀?”我故意说得很大声,让药店老板瞧瞧,我也不是那种胆小怕事之人。

  两个卫士没说话,互相对看了一眼,其中一个闪电般跳到我面前,没等我反应过来,手起刀落刷的一下。

  我什么都没看到,我只看到眼前白光一闪,然后我的衣服就这样被一劈两半。

  “果然有!”其中一个卫士惊道。

  “说!你的同党还有谁?!他们在哪里?!”另一个卫士轻轻一跃,我只觉得脖子一紧,身体就被他的大手牢牢抓得离了地。

  “同……党……?”我很难受,一定是脸憋得发紫了。

  “PENG”的,我被他重重摔在村口,摔得我四脚朝天,摔得我七荤八素。

  我的头晕晕的,眼前不断的涌现出各种大小不一的金星,我感觉好像围上来很多人,我似乎成了一个主角,不过,似乎是一个悲剧的主角。

  “看他的胸口!”人群中有人惊讶道。

  “原来还有一个!”明显是另一个声音。

  “小心小心,都离他远点!”这应该是一个老者的声音。

  “我早看他不正常了,没想到他居然这么不正常。”又一个老者的声音。

  “国王有令,任何地方,任何时间,发现任何怪物,务必乱刀砍死,没得商量!”这应该是扔我那个卫士的声音。

  此时的我眼睛已经不再冒金星,围在我周围的有我认识的,也有我不认识的。我被摔得起不来,我抬头眼看着卫士提刀满脸杀气的朝我走来却说不出一句话,也没有任何可能逃走。

  “阿妍,发现僵尸如何处理?”扔我的那个卫士高声喝道。

  “僵尸,行尸走肉,人类**的传播者。”阿妍从怀中抽出一个卷轴,打开高声朗诵道,“发现僵尸后,先由药店老板灌以猛药彻底杀毒,再由杂货老板贴满符咒,再由屠夫大卸八块,再由铁匠老板砸成肉泥,再由德高望重之法师用火墙烧足七七四十九个时辰,再由众人合力挖坑深埋之。”

  “多谢!”卫士朝阿妍点点头,后者把卷轴卷好重新放进怀中。

  “玛法纪一九六九年四月六日七时五十分,边界村惊现僵尸麻辣烫,遵从国王颁布剿灭各种怪物第一百零二十一条,对僵尸麻辣烫执行以上阿妍宣读之刑法。大家可有疑义?”卫士高声说道。

  “没有!!”众人万众一心。

  “好!”卫士不耐烦地朝我挥刀喝道,“麻辣烫,你的死期到了!”